英国、新加坡政府大力推动监理沙盒发展 FinTech,台湾创

英国、新加坡政府大力推动监理沙盒发展 FinTech,台湾创

FinTech 浪潮来袭,各国监理沙盒机制已遍地开花。

面对国际上金融产业应用 FinTech 浪潮来袭,破坏式创新究竟是我们乐见还是避之唯恐不及,即便在 FinTech 已多元应用的现在,对于受到各国高度监管传统金融产业之冲击,与相关法规障碍,都是 FinTech 创新业者需要面对的挑战。

然而政府为了解决此问题,最开始在 2015 年即由英国提出监理沙盒 (Regulatory sandbox) 机制,接着 2016 年各国相关机制遍地开花,新加坡、澳洲、香港,甚至是东协的泰国、马来西亚等无不前仆后继提出监理沙盒。

FinTech 创业者在台湾要面对什幺?

我国亦于 2017 年 2 月提出了「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草案」,5 月已由行政院会通过,送请立法院审议,各国为了促进 FinTech 发展、鼓励创新,国际上相关金融法规鬆绑机制也就此应运而生。

沙盒建立好了固然重要,但 FinTech 应用需求的实际面向更不容忽视,而刚好在 2017 年 6 月份商业周刊「一位阵亡 Fintech 创业家:我们被当诈骗集团」报导了台湾 Fintech 产业实况,如此耸动的标题,是否意味着我们再不赶快通过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,台湾的 Fintech 就要阵亡了?

报导中提到的「Moneybook」是台湾业者开发的跨行记帐软体,初期遭到银行公会发函公告,并阻止其串接帐户资料,2013 年努力运作至今仍告停业,在商业模式与资安、个资保护争议背后,是金融商品开发应用的无限商机;文中还举例航运业的放贷平台「贷好运」,与原本想在台湾发展的「Aimazing」电子钱包,也因为注册资本额限制,而到国外发展。

这些新创业者在台湾真的难以生存?好点子在台湾是否就会被法规绑住?

我们来对照一下,国际上已经进入沙盒实验的究竟是什幺样的新创。以下将针对已执行超过一年之英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来看看他们的申请状况,从新创公司发展之商业模式,对于未来 FinTech 趋势与因应政策更能见微知着。

英国沙盒 申请人多应用 Blockchain 技术

英国 FCA 积极鼓励业者申请 FinTech 沙盒实验,推出沙盒后于 2016 年 7 月第一轮共 69 家申请,24 家合格,18 家进入沙盒。

从 FCA 官网名单发现有一半以区块链 (Blockchain) 或分散式记帐 (Distributed Ledger) 技术发展,如 DISC 公司与英国就业与退休保障部 (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, DWP) 合作之支付平台,以区块链技术使 DWP 之信用额度移转到行动装置,得直接转帐; Tramonex 则是利用分散式记帐的电子货币平台,有助于使用智慧合约 (Smart Contracts) 之资金移转、捐赠予慈善机构;从申请人提供的服务,也能观察到现阶段 FinTech 技术应用的趋势, 发现英国政府不仅提供舞台,也乐于与新创业者合作。

第二轮紧接着在 2016 年 11 月至 2017 年 1 月,总共有 77 家申请,31 家符合,7 家公司还没準备好开始测试,可能进入第三轮,因此第二轮将由 24 家开始测试。实施至今已完成两轮申请,第三轮也在申请中,可见英国 FinTech 产业生气蓬勃,也积极申请沙盒试验。

新加坡沙盒 InsurTech 公司一枝独秀

对照新加坡沙盒目前只有 PolicyPal 一家公司申请,但不仅是非常年轻的团队,还受到 Startupbootcamp 创业加速器的培育,成为新加坡第一家审核通过并进入沙盒的公司,实验期间从 2017 年 3 月到 8 月,有趣的是它主要以 App 来整合简化个人的保单,避免複杂文书工作与相关保险申请理赔等程序,作为保险科技 (InsurTech) 之新创公司,并期待未来离开沙盒后可以拓展至其他国家的保险市场,寻求更多合作机会。

这样的野心背后,可知新加坡不仅提供一个利于创业的环境,不用担心执照、资本额限制等法规障碍,也让人愿意把梦想做大。

马来西亚沙盒 本国与外国 FinTech 创业者争相申请

再看看新加坡的邻国,马来西亚央行 2016 年也提出监理沙盒机制,目前已有 4 家公司申请进入沙盒测试,分别是荷兰的 GoBear、英国的 WorldRemit、GetCover 与 MoneyMatch 则是马来西亚新创公司,不仅有外国公司投入也有本国新创团队,

该国金融科技推动小组 (Financial Technology Enabler Group,FTEG) 期待在拥抱技术的同时,也注意随之而来的挑战,不要过于拘泥于规则,而要重视预计实现的成果,以及如何善用技术,可知马来西亚政府面对 FinTech 浪潮,也不让邻国专美于前。

台湾不乏 Fintech 人才 管制思维导致新创窘境

我们不乏 Fintech 人才,政府也鼓励创新,但他们为何还是黯然离开? 政府对于新创是否在最初阶段,还没做就先说不行 ?

若未来草案通过,还是有类似的管制思维,即使有如此机制,新创业者在通过沙盒申请、试验直到完成层层关卡,不确定性与风险仍然很多,恐怕也难以留下来,而且科技进步神速,可以想见未来破坏式创新将不仅在 FinTech,任何透过科技、网路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型态,皆可能构成对传统产业冲击,例如已经争议许久的共享经济 Uber、Airbnb、巨量资料应用、物联网、人工智慧、机器人等。我们难以预料在科技创新应用下,目前的法规监管是否必然成为创新之绊脚石?

政府究竟该如何拿捏,避免法规阻碍创新,又能同时促进产业发展与维护人民权益?

除了金融监理沙盒,在创新未必符合现行法规,或有适用法规不明确的情况下,考量给予法规鬆绑或协助,进而建立更友善于创新的监管框架,而不是让人才与好点子纷纷出走,才是现在更应好好全面思考的。

——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