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年心酸寻子路:却不知儿子早已被害

9年心酸寻子路:却不知儿子早已被害
被害人父母蒋德庆夫妇(网络图片)

据大陆媒体报道,儿子被杀9年零4个月后,父母终于得知凶手被抓的消息。这起发生在济南长清万德让人唏嘘的杀人案,9年前,嫌疑人刘某为了上网费,绑架并杀害了同学小蒋(化名),随后他逃过了警方审讯,今年5月份最终被抓。

被害人的父母蒋德庆夫妇。说起这些年的遭遇,他们忍不住眼泪直流,浑身颤抖,“哪一天哪一夜不在想,年年过年给他买新衣服,等呀,盼呀,就盼着他能回来,每一天都是煎熬。”他们说都不知道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。现在,夫妇二人唯一的盼望就是给儿子一个公道。

被害前还回家拿了衣服

虽然提起来就伤心,但是她依然清晰地记得。对她来说,那是黑色的一天。那天,家里电话突然响起,是泰安的号码。

“这是小蒋家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这幺一句话,然后就挂断了。随后,电话铃声再次响起。“他说小蒋在他手里,让我们抓紧汇5万块钱过去。”当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四,正在家里打扫卫生的张乃英立马瘫倒在地,蒋德庆赶紧去接过电话,让对方留一个账号,答应马上汇款。

为了查出对方是不是骗子,全家人立即行动起来,有的去学校找小蒋,有的报警。“当时我们镇上有一个孩子被绑架后杀害了,我们接到电话时这事刚过去17天,所以非常惊慌,心想不管怎样不能被‘撕票’。”

其实1月21日,小蒋就被杀害了。就在两天前的19日,小蒋还从学校回家拿了衣服,在家里吃了饭拿了点钱,才回学校去。

杀人者劝小蒋妈妈别哭

,警方将嫌疑人刘某抓获。“当时警察在我们家待了整整一天,我们一看人被逮住了,就放心了,觉得孩子应该没事了。”但后来,他们接到通知,“说我们孩子是自己敲诈自己,让我们自己去找找他。”根据当时警方掌握的线索,由于没有证据,加上找不到被害人,嫌疑人刘某被取保候审。

“我听说嫌疑人回家了,毕竟他知道这个事情,我就去找他,我说‘孩子,你多大了,你怎幺认识我们家孩子?你家里也很富裕找我们干什幺,你需要多少钱,我给你,你告诉我孩子去哪里了?’”说着说着,张乃英哭了起来,“他看见我哭,就说‘姨,你别哭了!’”但后来就啥都不说了。

由于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,从儿子失踪后,他们就开始到处寻找。“我们一天最多出去40多辆车,从泰安、莱芜到万德,一个村一个村地找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问,很多车是亲戚朋友的,我们也租了一批车。”当时蒋德庆自己干工程,他工地上的员工也都拿着工资帮着找人,在附近的山上,一点一点地搜索,但是都没有结果。一直找到除夕,眼看过年了人还没找到,他们就先过了个年。

找儿子时犯病一度病危

蒋德庆说,他当时干着工程,附近修公路时的矿粉都是他负责。“那时我有百万家产,两辆罐车,一辆30多万,还有一辆40多万的工程车,也有大房子。”

可是,自从出事后,他再也没有心思干工程了。到了后来,他索性把员工也遣散了。他们夫妻二人开始踏上了漫漫寻儿路。

有一天,嫌疑人刘某把蒋德庆和女儿叫去,给他们看了一封邮件,“当时说不要让我们找孩子了,他去了南方,不回来了。”

由于找遍了附近,也不见儿子的踪影,又听说儿子去了南方,2007年,蒋德庆开始踏上了一次跨省的长达一年的寻儿路。“我开始顺着104国道一直找,到过江苏、安徽、四川和广东。”随身带的钱花光了,妻子就给他打钱。家里没有钱了,妻子就卖车。这一年,蒋德庆没少受罪,在外风餐露宿,加上上火,他得了心肌炎。当时医生都说不行了,“真是奇迹,后来又抢救过来。”

虽然抢救过来,但是身体真不行了,后来又得了脑梗、心梗,买卖做不成了,就开始变卖家产找儿子。“为了急用钱,30多万的罐车6万就卖了。”最后,房子也抵押给了别人,他们边打工边找人。就这样,9年多下来,百万家产都花在了找儿子上。

以前还有盼头现在只剩愤怒

“如果早知道儿子死了,我们也不用找了,至少不用遭这近十年罪,如果当时能找到,我儿还有个全尸。”张乃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。由于当时得知自己的孩子是因为敲诈自己未成逃跑的,所以蒋德庆夫妻还不好意思对别人说,只能自己默默承受。而散尽家财的他们,刚刚知道自己近十年的辛苦找寻,原来都是毫无意义的徒劳之举。

被人说成是精神病

回忆找儿的过程,张乃英说简直不堪回首。“成天在外边,没钱了就睡在大街上,有的好心人就把剩饭给我吃。当时觉得不管怎幺样,一定要找到孩子,活要见人死要见尸。”张乃英说,她在外地,有一次想到一家酒店去看看孩子在不在里面打工,但是人家不让进去。没有办法,她只好花上一百多元在里面吃饭,趁着吃饭的空,打听酒店里有没有自己的孩子。此外,他们认识的朋友如果到外地去,他们就委托朋友带着寻人启事,到哪里贴到哪里。“有好人,但是有人也不理解,我们拿着相片一个人一个人地问,有人说我们是精神病。”说着说着,张乃英眼圈又红了。

这两年,看到两人常年在外边找,亲戚朋友都劝他们别找了,停下来吧。于是,他们夫妻在亲友支持下,重新在村里建了几间房子。

听到噩耗欲哭无泪

张乃英说,她每年都会去找儿子的同学,可是这些同学也没有一点消息,后来甚至不敢面对她了。蒋德庆说,去年以来,他们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即使儿子不和他们联系,肯定会与姐姐或同学联系,不可能就这样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果然,今年5月14日,他们接到了万德派出所的电话。由于蒋德庆心脏不好,派出所教导员没有贸然告诉他们噩耗,而是一直在绕圈子,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。“我们买来了药品,看到也铺垫得差不多了,才跟我们说了真相。”蒋德庆说,当时他整个人都蒙了,“十年了,倾家荡产却等来了这个结果,接受不了,之前年年还有个盼头,现在更多的是愤怒。”

六天没吃下一口饭

“得知儿子现在只剩下一堆白骨,我六天都没有吃下一口饭,没有喝一口水。”说着说着,蒋德庆忍不住骂了几句,然后捂着脸放声大哭。“想起来就觉得日子没法过了,我们走了大半个中国,结果是房子没了,家产没了,关键是孩子也没了,老头子还得了一身病。”张乃英难以掩饰的愤怒刻在脸上。她说,现在她安慰老头子,要好好养好身体……

他们平静下来后,拿出了小蒋的一张证件照。照片上的小蒋还有些青涩,毕竟那时只有十几岁。“死得太亏了,15岁,多好的孩子,就这样没了。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